女力来嘻哈~励馨基金会欢庆女孩日

  励馨基金会今天举行欢庆女孩日--「女力来嘻哈」创作营,共有5所高中21名学生参加,嘻哈歌手陈嘉唯特别应邀到场表演,他说嘻哈是一种态度,让人做自己,所有学员在短短两小时内就创作出各自的嘻哈歌曲,表达出独立的精神,其中「fight for girls」的创作曲更令人印象深刻,也呼应台湾女孩日的主题,象徵女力的崛起。

  坚持从事嘻哈创作的陈嘉唯表示,嘻哈是一种创作、一种生活,是所有人的解药,让大家更勇敢、找到自信,可以做自己,他也鼓励学员们创作自己的beat(背景音乐),为自己发声,最后他高呼「peace、love、respect」,传达嘻哈的核心价值。

女力来嘻哈~励馨基金会欢庆女孩日

  营队首先由励馨基金会教育专员庄泰富以「性别与嘻哈」的演讲开场,他表示全世界有约6成的女性遭受性别暴力,也有很多国家仍有童婚问题,因此联合国订每年的10月11日为国际女孩日,倡议打破性别刻板印象,而励馨办这个营队的目的,就是希望透过嘻哈创作的方式,让大家突破性别藩篱。

  庄泰富引述2014年以《逐梦大道》获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美国非裔女导演Ava Marie DuVernay的话,「喜欢嘻哈的女性就是喜欢会伤害他的人,因为很多嘻哈的歌词都是歧视女性的,嘻哈歌曲也都是男性创作者比较多,嘻哈本身就是排除女性的。」

女力来嘻哈~励馨基金会欢庆女孩日

  他并接着引述OISTAT国际剧场组织执行长魏琬容的话表示,嘻哈的精神在于「敢作真我Self-Expression 」,「斗」(battling )和 「冲」(Aggressiveness )。不只是「表现自我」,而是「敢作真我」,所谓的「敢」,不是莽撞,而是面对社会不公不义的时候,还敢站出来,说自已心中的话的那份「敢」;但是,嘻哈诞生之初,是以黑人男性为主,女性是被排除在外的。

  他表示,嘻哈有一种社会责任,是一种黑人文化抵抗白人文化的过程,它最早是来自美国南北战争的水牛战士(Buffalo Soliders)的概念,所以它必须要很坚强,很阳刚,歌词裏常允斥着各种贬抑女性的用语和字眼;但时代在变,观念在走,我们在观念上是否要有更多反思,比如透过嘻哈去诉说厌女文化;嘻哈创作除了做自己之外,还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,而不是只有浮夸的描述社会现象。

女力来嘻哈~励馨基金会欢庆女孩日

  在学员对嘻哈文化有初步了解后,台大嘻哈社员邱弘裕开始教大家如何创作嘻哈,他表示,只要会讲话就写得出嘻哈的歌词,其中的记忆点就是整首歌的重点,就是会让你重覆想听的地方;而最重要的就是对拍,再来是词、flow(风格)、唱腔,另外台风也很重要,可以增加舞台魅力。接着学生分成四组开始创作,由成功高中和阳明高中组成的男同学都是嘻哈社同好,平时有的人会接表演,这次营队就直接把以前的作品带来谱曲;另一组由政大附中街头艺术社和水里商工组成的女学员创作题目是「女孩日」,街头艺术社平日的社团活动是街头涂鸦,偶尔也进行嘻哈创作,所以对于嘻哈并不陌生。

  另一组来自水里商工及惇叙商工的女学生则是第一次接触嘻哈,他们创作的题目是「旅行」;最后一组是来自政大附中的男同学,他们直接拿起手机就开始创作,题目是梦想。各组同学写好词后再以youtube上的背景音乐进行配乐,还边用手脚打节拍,看起来就像在自言自语,创作结束后各组也上台表演自己的创作,将现场气氛带到最高潮。今天的嘻哈创作营共有来自台北市的政大附中、阳明高中、惇叙工商、成功高中,以及南投的水里商工等5所高中学生参加。

女力来嘻哈~励馨基金会欢庆女孩日

  励馨2000年发表少女人权红皮书、2001年提出《少女人权宣言》、2003年设立Formosa女儿奖、2004年开始举办「魔法少女电力营Power Camp」,培力女孩近20年,期待女孩在潜移默化中,体会「性别」对自身的限制与影响,加深性别觉察;未来更能彼此串连,形成改变世界的力量。

  21世纪是女性当家的女力时代,不论是建构女孩友善城市、打造女孩专属空间,落实培力女孩承诺,在全世界许多国家和城市,女力早已在各个领域闪耀光芒。励馨坚持投资女孩,与联合国2011年订立「国际女孩日」──肯认「少女人权为普世价值」的概念不谋而合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