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早:医学需推广探讨‧研究肿瘤终生学习

杨早:医学需推广探讨‧研究肿瘤终生学习(槟城)在杨早医师很小的时候,父亲患上胃溃疡,在中医的针刺麻醉下完成了手术,这让他对中医留下了神奇的印象。平时家里有人生病受伤,偶会选择中医治疗,渐渐地让他对中医产生了兴趣。中学毕业后,在父亲的建议下,他报考了南京中药大学(前名为南京中医学院)。他认为,医学不完全属于科学範畴,医学从某种角度看还是一种艺术,需要更广大地去推广与探讨,才能够提供更好的治疗法于患者。杨早医师忆起往事说,他从小体弱,时常因感冒发烧而入院,觉得人要是不生病该有多好。他的父亲曾因患胃溃疡,竟在针刺的麻醉下配合手术(相关病例档案保存在江苏省人民医院,并有随访记录),虽然迄今觉得不可思议,但让他对中医留下了神奇的印象。“文革中,父亲下放在江西农村,又因骑车摔倒致肱骨骨折,在南京多家医院看了数个医生后仍未痊愈。后来机缘巧合下,接受当地农村的一个中医治疗,病情好转,再次让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”配合西医为母亲治胃癌杨早在1985年入读南京中医学院(现为南京中药大学),毕业后在南京从事中西医结合临床工作多年,后又攻读肿瘤科研究生。母亲在1997年不幸患上胃癌(胃窦部腺癌3期),在接受西医治疗的同时,让他感到欣慰的是,有幸亲自给母亲配合中医治疗,至今健在。从医20年的他认为,人体很奥妙,也很难理解,就算用上一辈子也很难完全掌握清楚,所以医者需要终生学习。“中医要学的东西尤其多,背得也多,基础学习阶段时,除了要了解必要的中国传统文化,如文史哲等一些人文科学知识等,也需掌握现代医学的理论,如解剖、生理、生化、病理、药理等。”中医须死记背诵后实践在临床上,除了要学好中医传统治疗方法,作为现代中医也必须了解一些常见疾病的西医常规诊治过程。另外,医学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科学,严格来说,临床医学不完全属于科学範畴,从某种角度来看,还是一种艺术,所以现在提倡更多的是生物―心理―社会的医学模式。“中医药不能只凭死记后背就可以,背熟后还需要结合实践再度理解,才能较好地学以致用。比如虽然主要是背穴位、用汤头歌诀来背方剂,可是治病时不只是靠记忆背诵即可,还要配合患者当下的病情调出适合患者的药物与穴位进行治疗,才能达到更好的疗效。”使计让患者服药病癒在医学生涯中,杨早医师曾遇到一个有趣的个案。他有次碰到一个消化不良的病人,有一定程度的焦虑症,时常紧张不安、好生疑惑,即使找了多个医生和医师,还是不肯相信医者可以治疗他,迟迟不肯服药,于是他和朋友就跟这名患者开了个小玩笑。“因为病人总怀疑医生和医师给的药物不能治癒他,对医师缺乏信心,于是我就跟他说:开给你的这个药是很难找到的特效药,在哪里都找不到,只有一家药店有卖,这药叫‘但丁’,你不信的话可以去别间药店问问看。后来患者去其他的药店都买不到‘但丁’,只有去我说的那间才买到,因为中药里头根本没有‘但丁’这味药。哈!”杨早解释,其实那个患者需要服用“神曲”这味中药,只是他不相信医师开的药方,觉得服用后没有效果,于是我跟一个家里开药店的同学串通好,就说只有他们一家有卖“但丁”,其实“但丁”就是“神曲”。他们把“神曲”取名为“但丁”的主要原因是,在欧美国家有部着名的文学作品名为《神曲》,作者是意大利名诗人作家――但丁,于是就直接取名“但丁”,让这名患者以为真的只有“但丁”可以医治他的病情。后来,那病人乖乖地服用药剂,病情好转时即向他人炫燿是自己服用了天下独一无二的“但丁”的效果。约一个月左右,这名患者终于痊癒后,杨早才向患者道歉,并表明开给他的“但丁”其实是“神曲”,跟其他医师开的药方没有不同。患者当场错愕,却也理解到不应自行判断医师所开的药剂无效,需对医师投以信任。在槟城,他接触到一位卵巢癌患者,让他更体会到人体的神奇奥妙。这名患者在2008年8月发现3期卵巢癌后接受化疗4次,但到11月发现肿瘤腹腔转移且不宜手术,于是患者自行改为素食。后来检查显示,转移的肿瘤全部消失,目前患者健在,只是有些轻度贫血。这让人感到人体很複杂,肿瘤治疗不仅需要现代医学,一些自然主义疗法的配合,有时会有意外的收穫。外国留学生也学中医杨早医师透露,随着中国经济文化的发展,中医逐渐走向世界。80年代在本科时,同班同学中就有很多外国留学生,如苏联、日本、非洲、北朝鲜人等,现在留学生更多更广了,其中也包括大马人。不过,近年来中国高校盲目广招,教学质量有所下降,要学好中医需要自己付出更多努力。“中学毕业后,由于父亲对中医甚有兴趣好感,于是在父亲的推动下,我报考了南京中医学院。还记得当时我迟了一週报到,与两个俄罗斯籍、4个非洲籍的留学生一起报到,让同学们都误以为我是外国人呢!后来同学知道我不是外地人后,也不时开我的玩笑。”癌症挑战性大非绝症杨早博士透露,他在实习时常接触癌症病患,逐渐对肿瘤科产生兴趣,并觉得癌症并非完全不能医治,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疾病,于是选择攻读肿瘤科。“在攻读肿瘤科系时,我们时常需要利用白老鼠或兔子等动物来进行实验,如在动物身上接种肿瘤细胞与注射药物,再进一步观察。从实验中,有些老鼠会忍着疼痛让同类咬掉接种处的肿瘤组织,甚至有的会自残。”他说,虽然拿动物来做实验有点残忍,可是可以从中找到让病患减少痛苦及疗效更佳的方法,也算是不枉此举。目前,他在槟城也与同事一起研究肿瘤科,冀给病人提供更好的治疗效果。患者应了解本身疾病杨早博士在同学友人的介绍下,2007年只身来到大马推广医术。他觉得,大马的病患比较朴实,很信任医生医师,却很少完全了解本身的健康状况。“患者应该对本身的疾病有进一步的了解,多增长医学知识,才能跟医生讨论如何更有效地对抗疾病。”即使人在大马,杨早医师也经常通过互联网,即MSN或电话与身在外地(吉隆坡、怡保等)或国外(印尼、中国等)的患者保持联络,以了解患者最新的病情。【杨早博士】43岁,中医肿瘤科博士,中国江苏南京人,从医20年。小时体弱多病常就诊看医,后来接触中医,渐渐产生兴趣。中学毕业后考入南京中药大学,毕业后从事中西医结合临床工作多年,后因母亲不幸患上胃癌,于是他进修研究肿瘤科,亲自为母亲调养身体。考到博士后,他继续留在大学内做不同的研究探讨肿瘤,较后在同学友人的介绍下,来到马来西亚从事医疗工作。他曾在吉隆坡服务一段时间,较后转往槟城继续服务。/良医‧报导:雷淑贞‧2010.04.24

相关推荐